亲亲文学 - 科幻小说 - 左婧妍陆浩霆全文阅读在线阅读 - 第503章 竟然是这样

第503章 竟然是这样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刚走到门口就被服务生拦下来:“同志,您找谁?住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被拦在门口,看着饭店里富丽堂皇的装修心情莫名低落,自己能给女儿的只有爱,给不了她这种富裕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婧妍忙走上前给爸爸解围,对服务生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我找时家泓时老先生,他住在303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生答应一声去吧台给时家泓打电话,左婧妍和陆浩霆陪着左柏林站在门口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看着左婧妍自责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婧妍,爸给不了你这种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爸爸情绪低落,左婧妍搂住爸爸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膀上,情真意切的对老爸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想要钱我能赚,想要这种好日子靠自己双手去奋斗,这都不难获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种富裕是精神富裕,您和妈还有四个哥哥给我的爱是金钱给不了的,我觉得自己很幸福,我要永远都做您的女儿,您可不能抛弃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听着闺女的话眼圈红了,他低头看闺女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嫌我是一个老农民?不嫌弃我给不了你好生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婧妍笑着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嫌弃,农民是国之根本,没有农民城里人就得饿死,我为自己是农民的女儿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要赚很多很多钱,让您和妈过最好的日子,等我赚够钱还要带着您和妈环游世界,去看看没看过的好河山,去吃没吃过的好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您和妈只负责身体健康,精神快乐,其他的事都不用想,不管发生什么变故,我永远,永远都是你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婧妍一连说了两个永远,左柏林看着女儿坚定的眼神嘴角一点点扬起,是呀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女儿都还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难过的心情女儿的话抚平,左柏林笑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爸爸和妈妈等着享我闺女的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浩霆在一旁一脸郑重的跟岳父保证: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还有我,不管发生什么变故,我也永远是您的女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用力点头,擦了把从眼角落下的眼泪,他笑了:“好,我的好女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生打完电话回来,对他们说:“几位可以上去了,时老先生在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把眼角的眼泪都擦干净,挺直了脊背跟着女儿和女婿上楼,来的时候心里恐慌失落,悲伤难过,但这会儿老爷子心里释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婧妍带着爸爸上楼,看到时家泓和徐秀敏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跟左婧妍一起来的左柏林,时家泓第一时间就猜到他是谁?大踏步的走过来,人没到先伸手,热情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好,您是婧妍的爸爸吧?我叫时家泓,认识您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看着面前两鬓斑白的男人,温文尔雅,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,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,干干净净没有茧子,他把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才跟时家泓握在一起,自我介绍: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好,我是左婧妍的---爸爸,我叫左柏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到底也是生产队长,经常去县里开会经常面对大场面,面对时家泓看不出有多紧张,脸上挂着客气的笑容,看着很有气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家泓也在打量左柏林,虽然是布衣布鞋,但眼睛亮而有神,眼神威严,身板笔直,不卑不亢,神情淡定,看着让人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秀敏听到是左婧妍的爸爸一步走上前,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他,但老太太没敢说话,没确定女儿和养父提过这件事之前,她什么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也看到了徐秀敏,不用任何人介绍,一眼就认定她就是左婧妍的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左先生,咱们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家泓往屋里让左柏林,他把自己的态度放的很低,手扶着左柏林,客气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点头,跟着时家泓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家泓面对左柏林有点紧张,生怕自己招待不好,说话什么的就显得有点小心翼翼:

        “坐,喝茶还是喝咖啡,我让服务生送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左柏林看起来更落落大方:“喝茶吧,洋人的东西我喝不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家泓打电话让服务生送一壶好茶上来,左婧妍拉着左柏林坐沙发,老头有点不习惯回头看了一眼,什么玩意软趴趴的?

        左婧妍坐在沙发扶手上搂着他的肩膀,看到爸爸的动作就笑了,小声跟他说:“爸,回头我给您和妈也送一套沙发过去,还给您送一个沙发床,坐着舒服,放家里也气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摇头:“不要,这软趴趴的坐着不得劲,我还是喜欢咱家的大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爷俩看起来父慈子孝特别亲昵,时家泓眼中闪过羡慕,就算是玲玉活着的时候,他们父女也没像这么亲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秀敏看左婧妍,用眼神询问闺女和她养父提过这件事没有?

        左柏林看到徐秀敏的动作,老头深吸一口气先开口了:“人和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,你们能相见一定是上天的安排,我今天来就是完璧归赵,把你们的女儿还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句话赶上石破惊天了,徐秀敏还好一点,因为她一直坚信左婧妍就是她闺女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家泓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:“你......你是怎么救了我女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儿的死是他一辈子的愧疚,是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儿,一直以为女儿死了,没想到有人突然来告诉他,他的女儿没死?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个大惊雷,让他不敢相信,也期待这是真的,在国外见到左婧妍那一刻,他就一直希望她就是自己的女儿,没想到梦想成真,老爷子眼圈红了,抑制不住的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女儿得了重病,我抱着她医院治病,走到半路......她就......就......小孩不能入祖坟,我又不想让把孩子放在野外被野狗吃,买了一个木盆想给她水葬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忆起往事,左柏林抑制不住的痛苦,他眼睁睁看着女儿死去却救不了她,只能扬天悲嚎,眼睁睁看着她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家泓和徐秀敏都心疼的看着他,丧女之痛他们太清楚了,任何语言都安慰不了一颗父亲痛失爱女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婧妍搂紧爸爸的肩膀给他无声的安慰,左柏林拍拍女儿的手表示自己受的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把流出的眼泪逼回去,继续往下说。